出国留学更容易陷入抑郁症陷阱吗

陌生的国度、从零开始的社交圈、功课和将来就业的双重压力、文化冲击,这些因素让留学生被称为罹患抑郁症的“高危人群”。今年4月 14日,一名在意大利维罗纳的中国女留学生因抑郁症而割腕且服药企图自杀,一名在英国的中国男留学生发现后立即写邮件报警,没想到这封邮件被错发到美国新泽西州的同名城市维罗纳的警察部门。但另一方面,有观点认为这个论点缺乏足够的对比数据支持,比如留学生与中国国内高校学生的抑郁症患病率,再比如中国留学生和其他族群留学生的对比。让留学生远离抑郁:重视自身心理建设必要时及时求助英国慈善机构抑郁症联盟(Depression Alliance)在其官方网站上发布了一份给学生的建议,对于在英的留学生来说是一份很实用的指南。

原标题:留学生自杀事件频发,“光鲜亮丽”的他们为什么抑郁的这么多?

据不完全统计,2014年至少有8名中国留学生被抑郁症夺去生命。对独自留学异国的学生而言,如何走过灰暗时期,远比坚持学业重要。

抑郁症;中国留学生;英国;社交;文化;耶鲁大学;商报;求助;心理健康问题;邮件

图片 1

有严重心理问题的留学生比例逐年上升

中国侨网9月27日电 据英国《华商报》报道,近日,演员乔任梁因患抑郁症自杀身亡的消息令很多人惋惜,也提醒公众重视心理健康问题。对身在海外的华人来说,抑郁症是对健康的一个潜在威胁,尤其是背负学业的留学生。陌生的国度、从零开始的社交圈、功课和将来就业的双重压力、文化冲击,这些因素让留学生被称为罹患抑郁症的“高危人群”。

近日,英国布里斯托大学一名华裔法律系学生自杀身亡,生前疑患严重抑郁症。经过初步调查,警方没有发现可疑情况,目前已排除他杀可能,具体死因还在调查中。据外媒报道,华裔学生 (Justin Cheng)目前在布里斯托大学法律系读三年级,1月12日晚被发现身亡,而这个时间距离布里斯托大学冬季学年开学仅剩数周。

2015年1月25日,王璐畅最后一次刷卡进入她的住宿学院制学校。两天之后,这位主修数学的本科二年级学生,在网上订购了单程机票,离开纽黑文飞往旧金山。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她并不打算回来。

近年来,留学安全问题日益突出。事实上,安全问题除了人身安全还包括心里健康。大白新闻(微信ID:dabaixinwen)注意到,一名在美国哈佛大学进行第八年博士学业的中国留学生海伦•高(音译)曾在《纽约时报》上撰文称,不少中国留学生在生活中都面临着强大的压力。文章称,留学生焦虑和抑郁的压力来源主要归结为四个方面:学业压力、对父母的惭愧、害怕导师对自己的不信任和得不到合适的心理疏导。耶鲁大学此前的调查中发现,尽管中国留学生中出现心理问题的比例惊人,但是只有27%的人知道学校中有心理健康咨询的服务,而真正咨询过的同学,只有4%。

2015年1月27日下午1时26分,王璐畅在脸书上发表了一段令人不安的留言。她写道:“亲爱的耶鲁大学:我爱这里。我希望有更多时间。我需要时间去工作,我需要时间去等待新药物以治疗我的病。但是,学校不能满足我这些。我决定离开学校一年或永远退学。璐畅上。”

留学生心理问题易遭忽视

留学生自杀事件频发

大约5小时后,这个不到20岁的女孩爬上金门大桥的围栏。据该校校报《耶鲁每日新闻》报道,她的好友透露,王璐畅一直以来因严重精神问题而深受困扰。“她在2012年秋季就已经入学,但不久后便退学了。2013年,她在纽黑文生活和工作了一段时间,直到去年春季才再次入学,修完一年级。”

“我说心情不好,朋友只觉得我把小情绪放大了”

就在不久前的2017年12月,美国常春藤名校康奈尔大学的中国留学生田妙秀(音译),在期末考试期间被发现于自己所住公寓中自杀身亡。据悉,就在田妙秀被发现身亡的前一天,她给所有期末作业同组的好友发去了邮件,上面写着:“抱歉,我不能和你们一起做完这个项目。”同学收到田妙秀遗书后报了警,警方才赶到公寓中发现田妙秀身亡。据她身边的同学朋友称,她是一名聪明又勤奋的优秀学生,即将毕业的她选择用自杀的方式结束生命也令周围朋友感到震惊。

在王璐畅的朋友看来,耶鲁的退学和重新入学政策妨碍了她寻求适当和必要的治疗。“她经常对医生撒谎,也常常说自己有意自杀,然后紧接着要求朋友为她保密,否则她便会被踢出大学,到时候活着也没有意思”。乔纳森·博野(Jonathan Bowyer)告诉美国《大西洋月刊》。

在伦敦一所大学念硕士学位的MM在去年九月入学没多久后察觉了自己情绪的异样。“最明显的感受就是不开心,不是短时间的,而是持续性的低落,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她告诉英国《华商报》,“我告诉朋友说我心情不好,朋友只觉得我把小情绪放大了,后来我也不说了,免得被别人说‘矫情’。”

而这只是近年来数起留学生自杀事件之一。

4天后,贝特尔教堂内一场以缅怀王璐畅为主题的纪念活动正在举行。耶鲁大学西利曼学院院长朱迪思·克劳斯(Judith Krauss)是组织者。耶鲁大学的各种社团组织汇聚在此,表达哀思。克劳斯呼吁到场者作出承诺,去寻找肯定生活的观点,在悲伤的时刻关爱自身。

MM说之前在中国国内也曾经有过情绪低落期,但是这次确实是留学触发了抑郁问题。“留学出国之后对情绪的掌控是因人而异的,有的人掌控能力强、适应得好,大概能比较平稳度过。”她说。

2017年10月,在美国犹他大学攻读生物学博士的唐晓琳,选择在金门大桥纵身一跃,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王璐畅的重担如今已经卸下了,”克劳斯在悼词中说道,“你不需要再承载它,扛好你自己的就足够了。”

类似的故事在留学生群体中并不鲜见,但不同的处理方式会带来不同的结果。

2017年2月14日,美国加州大学圣芭芭拉分校(UCSB)就读的20岁中国女留学生刘薇薇被发现死在宿舍内,曾就读中国广东佛山第一高中;

王璐畅的悲剧并非个案。北京市卫生局副局长邓小虹曾对媒体公开透露,由于近年来中国留学生不断增多,有严重心理问题的大学生比例也呈逐年上升趋势,而因精神疾病休学、退学的人数分别占总因病休学、退学人数的37.9%和64.4%。

今年4月14日,一名在意大利维罗纳的中国女留学生因抑郁症而割腕且服药企图自杀,一名在英国的中国男留学生发现后立即写邮件报警,没想到这封邮件被错发到美国新泽西州的同名城市维罗纳的警察部门。该警察局局长米切尔·斯登(Michell Stern)看到邮件后立刻联系意大利警方,经多方努力下,最终救下了这名企图自杀的留学生。

2016年12月,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一名来自中国天津、品学兼优的留学生刘凯风在家中自杀身亡;

孤独引发留学生抑郁

然而,这样幸运的案例是少数。2016年1月25日,在美国芝加哥大学商学院的中国留学生小陆疑因课业压力而跳入密歇根湖轻生。2015年11月,美国哈佛大学教育学院的博士留学生杨艳猝死,了解死者情况的麻州总医院留学生行为健康中心(Cross-Culture Student Emotional Wellness Center)的创立者之一、精神科刘立事后表示,这是由跨文化、跨世代冲突而导致毁灭性结果的典型案例。而2015年1月,耶鲁大学的中国留学生王璐畅自杀去世,她曾因抑郁问题办理过退学,而耶鲁大学对二次退学生复学的限制让她倍感压力,她在自杀五小时前曾在脸书发表消息称:“亲爱的耶鲁大学:我爱这里。我希望有更多时间。我需要时间去工作,我需要时间去等待新药物以治疗我的病。但是学校不能满足我这些。我承受不起离开学校一年或永远退学。”之后她从金门大桥跳入了旧金山湾。

2016年11月,加拿大多伦多大学,来自中国上海的留学生杨志辉自杀身亡;

2015年,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对超过15万名大学新生进行了调查。发现近10%的受访者在过去的一年“经常”感到沮丧。此外,只有50%的受访者认为,他们的情绪是健康的,这项数据是调查以来的历史新低。

根据媒体公开的消息,2014年至少有8名中国留学生因抑郁症而离世。但在此前,留学生的心理健康问题并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

2016年1月,美国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中国留学生小陆(音译)跳冰湖自杀;

有调查显示,对留学生而言,忧郁症更容易找上他们。年纪轻轻地留学生只身前往异国他乡,难免会感到孤独和无助。

本文由美高梅mgm平台发布于历史发展,转载请注明出处:出国留学更容易陷入抑郁症陷阱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